娜塔丽娅·尼古拉耶夫娜·冈察洛娃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娜塔丽娅·尼古拉耶夫娜·冈察洛娃(Nataliya Nikolaevna Goncharova,1812年9月8日—1863年11月26日),前夫是俄国诗人普希金。1837年,普希金与娜塔莉娅的姐夫(也就是普希金的连襟)dAnthès决斗而死。1844年,娜塔莉娅嫁给少将Petr Petrovich Lanskoy

娜塔莉娅非常美丽。传闻沙皇尼古拉一世、法国军官dAnthès都迷恋她。后世对娜塔莉娅的品行有多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育有七个孩子:同普希金所生的 Maria 、Alexander、Grigory、 Natalia,同Lanskoy所生的Alexandra、Elizaveta、Sophia。

Natalia Nikolayevna Pushkina-Lanskaya

娜塔丽娅·尼古拉耶夫娜·冈察洛娃1812年出生在俄罗斯帝国坦波夫省,是莫斯科贵族冈察洛夫的女儿。她的母亲是远近出名的管家严厉之人,家里的繁文缛节、条条框框压得人透不过气来。平日,孩子们只要不慎做错一点事,就会挨母亲不留情面的耳光。这位严厉的母亲甚至不允许孩子们看稍微带有些许浪漫色彩的小说,她们家有家庭教师,但只是学习法语和舞蹈。幼年时代的娜塔丽娅得到良好的教育, 拥有社交姜乎企主圈必不可少的见识、口才、仪态和气质。真正值得一提的是她的美貌,这是改变她既定命运的根源。

1828年,娜塔丽娅在一次舞会上邂逅了诗人普希金。当时她正值豆蔻年华,赫拉德-莫雷诺有生以来的16年中,赫拉德-莫雷诺她是第一次在上层社会的舞会上公开露面。那天,她穿着云雾般轻柔曼妙的华丽衣裙,发上束着金环,她的面容姣好,皓齿明眸,眉如远黛。少女的美貌是浑然天成的,是任何化妆品都修饰不出的,细腻光泽的皮肤尤其诱人。她的体态婀娜,步履轻盈,如同一位神女下凡。她的出现,使整个舞会都为之震颤、沸腾了,以致在场的其他佳丽们都相形失色,在场的男宾们则一致被其超然绝伦的美貌和高雅气质而深深地打动和倾倒了。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当时已经名满全国、倍受人们关注和欢迎的诗人普希金在内。

1829年4月,普希金郑重地请朋友做媒,向冈察洛娃求婚。结果被其父母以女儿年纪尚小,还需地腿己再等等的说辞推迟下来。1830年的春天,普希金的一位好友在莫斯科的一个舞会上遇见了冈察洛娃,出于对好友的关心,他特意邀请冈察察付元洛娃共舞,一面借机向她打探她的家族对普希金的看法。出乎意料的是,冈察洛娃的一家对普希金的印象都不错,并且在舞会之后,冈察洛娃母女还请他向普希金致意。年轻诗人得知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时,当即欢天喜地地雇了马车从圣彼得堡赶到莫斯科,去看望思念已久的心上人。这次,心上人的一家十分热情地接待了年轻诗人。1830年4月6日,普希金再次向冈察洛娃求婚。普希金终于如愿以偿了。1830年5月6日,他以无比喜悦的心情同美丽圣洁的冈察洛娃订了婚。

二人的婚礼最后定于1831年2月18日举行,婚礼仪式在尼基茨基门的教堂进行。新人相互交换戒指之时,一个指环不慎被滑落到了地上,普希金的脸色陡然大变,与此同时,境霉辩他手中燃烧着的蜡烛也突然熄灭了。从教堂出来时,诗人的额头上渗满了豆大的汗珠,他忧心忡忡地说了句:“这是不祥之兆。”错误从这一刻起就不可挽回地开始几少订只了,可惜他们都未从婚前的种种预兆中得到警示,及时地从这场注定悲剧的婚姻中解脱出来。随着教堂钟声的响起,毁灭的进程也拉开了帷幕。

婚前,普希金在阿尔巴特街53号租下了房子,住房在二楼,共有5个房间。诗人将其按照自己的心愿修缮一新。从此,普希金与他的新娘子在这里开始了真正的家庭生活。但是普希金同妻子家庭生活并不美满。首先,是两人没有共同的爱好,娜塔丽娅对于文学或诗歌毫无兴趣,因而也就不可能与丈夫共享其中的乐趣。两个人在一起时,普希金常常会觉得无话可说,他甚至会哈欠连天,并且想跑出去和别人畅谈心扉,这使娜塔丽娅非常生气。有一次,诗人写了一首特别成功的诗,他手舞足蹈、兴奋不已地跑上前来念给妻子听,不曾想,却换来她不耐烦的抱怨:“上帝!普希金!又是你的诗,快把它们拿开,离我远些,我厌倦极了!”。其次,诗人的多情(他会同时爱上几个女人,即使是结婚之后,他也能在深爱自己的妻子的同时又迷恋于其他的女人),亦使娜塔丽娅在家庭生活中经受了不少嫉妒的苦楚和无奈。而尤其令她难以容忍的是,一些既外貌庸俗、又毫无才德的女人,也妄想前来诱惑她那伟大天才的丈夫。

枯燥乏味的家庭生活对娜塔丽娅来讲,无异于是一种折磨。好在,作为一个超然绝挨欢世的美女,灯红酒绿、浮华璀璨的上层社会为她敞开了大门。无论是她那花明雪艳的肌肤、秋波流慧的明眸,还是那风流惹人的蜂腰,都会让所有第一次见到她的人为之惊叹、倾倒和频频回首。很快,娜塔丽娅的美丽便引起了宫廷的注意。在很短的时间内,她就同当时最高阶层的贵族、官员们一一相识了,叠炼霸大凡见到过她的男人,没有不迷恋于她的。一向贪恋女色的沙皇尼古拉一世更是特别倾心于这位绝世美女,在每次的宫廷晚宴上都要坚持与她坐在一起。娜塔丽娅的生活从此变成了一连串的欢乐节日和盛大舞会,从此,她每天频频周旋于权贵们的珠光宝气和迎来送往之间,总是要在凌晨四、五点钟才回家。入寝很晚,起床也晚,晚上八点钟是她用午餐的时间,颠倒了白昼,紊乱了生物钟。餐后,她盛装一番,接着还是参加舞会。诗人本人不喜欢跳舞,却不得不一次次地陪同妻子参加舞会。在那一场场热闹的舞会上,诗人通常都是孤单地立于墙边,心不在焉、懒洋洋地看着别人翩翩起舞,

不过,从某种角度来说,在家庭生活中,娜塔丽娅还算得上是一位贤惠的妻子。她在尼古拉一世大举公开追求自己时,为了保住丈夫的尊严,始终巧妙地与之周旋,与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结果,尼古拉一世费尽了心机也只能望洋兴叹。后来,迫于无计可施,便干脆扮演起了一个很关心她的长辈的角色,竟像慈父一般地教导起这个美丽的妙人来,要她在上层社会里时时谨慎行事,万不可使自己声名狼藉,也不要给别人创造讲闲话的机会……但是,总的来说,这位丽人对自己丈夫的心是相当冷淡的。

普希金的风流天性使他注定不适合成家立业,娜塔丽娅所受的传统教育使她注定不适合与性情如此狂放的诗人共同生活,而他们之间原本脆弱的情感纽带更注定经受不起风流时代对夫妻感情的强大冲击。

普希金想起德国女占卜师A·F·克赫戈夫对自己命运的四种预言:发财、升官,命中有两次流放,将备受国人尊崇,以及如果普希金在一生的第三十七年不遇到来自一名高个子金发白肤男人的不幸,他就可能活到长寿。但当时,谁都不知道预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1834年,一位新的娜塔丽娅的追求者出现了。他的名字叫乔治·查理·丹特士,是一位年轻英俊的法国贵族,因为波旁王朝被推翻而逃到俄国来。此人倜傥风流、相貌堂堂而又自命不凡,聪慧的头脑加上能说会道,往往使他妙语如珠,他善于周旋、伪装,专以勾引女色为能事,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厚颜无耻之人。他在圣彼得堡上流社会深受贵族妇女的青睐,不仅如此,由于他的善于逢迎,亦颇受沙皇尼古拉一世的宠爱,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innacle-rei.com/,赫拉德-莫雷诺这就更加使得他骄狂无度、无所顾忌起来。他同普希金一家认识之后,便开始肆无忌惮地公开追求娜塔丽娅,丹特士深谙满足各类女人的虚荣心之道,娜塔丽娅很快也被丹特士的翩翩风度迷住了。悲剧悄悄向普希金逼近。

显然,普希金他无法忍受自己的妻子被别人追求。特别是那个叫丹斯特的漂亮男人出现后,他变得更加忧虑重重。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就让普希金极为不快。不可否认,丹斯特是个很会讨女人欢心的有男性魅力的家伙,娜塔丽娅与他的交往是愉快的。虽然一开始,娜塔丽娅表现出一位忠于家庭的好妻子的正直,多次拒绝丹斯特的求爱,但随着交往的深入和丹斯特不懈的努力,以及普希金的敌人们的撮合,他们开始幽会。后来更是与普希金反目成仇,不让普希金再进她的房间。

普希金同丹斯特约定决斗。1837年2月8日,普希金在与丹斯特的决斗中,被丹斯特提前开枪击中。他挣扎着向丹斯特开枪射击,以为射死了丹斯特,就放弃了第二次射击机会,但击中的只是丹斯特军服上的一颗金属纽扣,丹斯特装死得以侥幸逃生,荷兰公使宣布决斗结束,上尉便从地上爬起来,普希金要求补上第2枪,被公使拒绝。 据说,沙皇“听从”了普希金的“劝告”,虽曾派人阻止这场决斗,但派出的人却被故意说错了地方,没赶上决斗。

1837年2月9日,普希金被送回家中,呻吟了1天1夜,普希金在呻吟中对普希金娜说:“你没有任何过错。” 1837年2月10日,普希金去世。丹斯特被降为列兵,驱逐出国,带着妻子到法国度过余生。

普希金曾为太太写道,“我爱你的心灵,胜于你的容貌”,这一点,普希金说得没错。弥留之际,普希金嘱咐妻子:“我死后,你带着孩子们到乡下去住。为我服两年丧你就嫁人,一定要嫁个正派的人。”普希金死后第7年,有一位正派军人,不仅爱普希金娜,也爱普希金的孩子。她嫁给了他,但内心的伤疤总在隐隐作痛,一生郁郁寡欢,承受着红颜祸水的猜测和指责,直到51岁病逝。临终前惟一使她感到欣慰的是,此时她和普希金所生的4个儿女都已长大成人。

0多年来,人们往往把普希金之死的主要责任归咎于他的妻子娜塔丽娅·普希金娜。俄国文学界的一些权威论著,在对娜塔丽娅这个人物并没有掌握充分资料的情况下,一直说她是个轻浮浅薄、与诗人在精神上毫无共同之处的庸俗女子。娜塔丽娅几乎成了历史罪人,长期受到谴责与谩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